澳大利亚葡萄酒

兄弟,所有人都喜爱 澳大利亚葡萄酒 ?应该是我个人问题,总是觉得超重果味,太油腻,酸度经常不足而不平衡的 澳大利亚葡萄酒 难以入口。但难道只有我独自有这种感觉?

不能不断批评这南太平洋大洲的葡萄酒,不然我会被人吊起来打。而且我也不是什么葡萄酒专家,也不曾大量饮用该地区的酒,其实没资格批评。正确的态度是应该去除偏见,有必要进一步了解。

煮食开始

2009 Domaine de Thalabert Paul Jaboulet Aine Croze Hermitage (克罗兹-埃米塔日); 2012 Chapel Hill The Chosen, George Block Chardonnay (莎当妮) McLaren Vale.
2009 Domaine de Thalabert Paul Jaboulet Aine Croze Hermitage (克罗兹-埃米塔日); 2012 Chapel Hill The Chosen, George Block Chardonnay (莎当妮) McLaren Vale.

这事情由我们答应为朋友夫妇准备他们周年纪念晚餐开始。澳大利亚葡萄酒 2012 Chapel Hill The Chosen Chardonnay McLaren Vale 背标签在香港金钟太古广场的Great Food Hall 超市决定用来自Boston Bay (波士顿湾,南澳大利亚)的新鲜青口作为主菜时,我借此机会买来自同一地区的 澳大利亚葡萄酒 。其实,这也是我开始嗜爱葡萄酒后第一次自己掏腰包买 澳大利亚葡萄酒 !选择 The Chapel Hill George Block Chardonnay (莎当妮)白酒的原因是酒铺刚好有优惠,而这 George Block 莎当妮 是唯一看起来比较像样的南澳大利亚白酒。以这样 “天才” 的方式来选酒,真的有一点不好意思。

我的计划是用部分白酒来煮青口,剩下的在晚餐里和主菜饮用。这计划后来证明是对的。

 

没有fruit bomb (果实炸弹)

“果实炸弹” 在葡萄酒界是指酒体偏重、高酒精度、果味过重、酸度不足而极不平衡的红酒。劣等白酒其实也会有类似的状况。我这 “天才”式的选酒方法还不赖。酒盖一开就闻到干净的香气,口里是硬果实味,清新的柑橘酸。酒身中等。稍微不寻常的暗显丹宁,表示酒有一定的木桶接触,但没有果实炸弹。倒出一满杯来煮青口,余下的先保存在冰箱里在用餐时饮用。

鲜甜的青口高汤

波士顿湾新鲜青口意大利麵这澳大利亚的白酒煮出极棒的青口高汤。加上把鲜甜高汤完全吸纳的意大利麵,我们的主菜一上桌就给吃个青光。非常鼓舞的现象!

另外,青口意大利麵和刚才余下的清爽白酒一起饮食,绝对是个佳配。早前感觉得到的丹宁现在却消失了,为这 澳大利亚葡萄酒 加分。

克罗兹-埃米塔日 颜色

法国罗纳河谷的 Croze Hermitage (克罗兹-埃米塔日)又如何呢?Thalabert 是著名的克罗兹-埃米塔日酿酒行,这 2009 年的也不例外,充满可口的黑熟果实,酒身醇厚,平衡和回味无穷。但克罗兹-埃米塔日并非今天的主角,所以跳过细节,只说我们饭后饮用,极好享受。

 

定案

达标,至少这处女试 澳大利亚葡萄酒 是个正面的开始。虽然这 McLaren Vale 的莎当妮没有勃艮第白酒这么高雅和复杂,但她清新干净的味道确实改进了我对 澳大利亚葡萄酒 的一般看法。希望接下来可以更进一步的了解来自南太平洋大区的葡萄酒。祝我好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